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6up西安又有9家检测站涨价 质疑:多年亏损咋不关

  12月20日起,西安许多机动车检测机构不约而同地提高了小车车检费,从原来的180元涨到380元以上。车检费涨价是否合乎法律规定?车检机构是否真的在亏损?外地车检费是多少?华商报记者进行了调查梳理。

  西安机动车检测涨价持续进行,12月21日,华商报记者随机走访西安市20余家机动车检测机构中的20家,发现其中10家已不执行原来的180元(小车),而是纷纷提价至380元以上。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了解到,22日,又有至少9家检测站提价。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分别致电21日尚未涨价的检测站,至少有9家机动车检测机构涨价,其中西安关中机动车检测服务有限公司已于21日涨价至小车395元,位于户县庞光镇的西安瑞源机动车检测站、天台八路的陕西安达装备安全检测科技有限公司检测站则提价为380元;西安市临潼区顺安车辆检测站涨到381元;位于高陵的西安博阳机动车检测站及北三环的西安新盛机动车检测站均涨为383元;西安新元汽车检测站涨到385元;陕西省汽车检测站涨价到390元;陕西恒正汽车检测站涨到400元。

  西安城西汽车综合检测有限公司检测站、西安博恒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检测站、西安城东汽车综合性能检测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检测站和西安城北汽车综合性能检测服务有限公司检测站未涨价。

  21日,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目前由三部门分管的反垄断执法体系,即:商务部、工商总局以及发改委三家,共享行政执法权限。职责方面,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负责价格检查,依法查处价格垄断行为。西安汽车检测站行业目前集中涨价的行为,应该属于发改委物价监督管理的范围。

  针对此事,12月22日晚,华商报记者联系到陕西省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称目前该局尚未对此有回应。

  西安大部分汽车检测机构近日开始成倍提高检测价格。对于涨价原因均称之前价格过低,投入过大多年持续亏损。那么实际情况真的如此吗?华商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2013年,西安25家汽车检测机构就曾集体涨价,小车检测费从100元涨至180元。如果2013年汽车检测机构给的说法是检测机构增加了,业务量少了要涨价,那么从2013年至今,两年时间里检测机构仅仅从25家增至27家,检测费用却还以持续亏损为由涨价,显然说不过去了。”12月21日起,西安大部分汽车检测机构开始涨价引起一片哗然。

  从20日至22日,华商报记者连续走访了20多家汽车检测机构,面对涨价质疑,很多检测机构负责人并不愿意正面回答。

  针对是否盈利的问题,6up陕西恒正汽车检测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建华表示,该站仅取得约30亩建站用地就花去一千多万,加上设备投资超过三千万。“就西安目前的200多万汽车保有量,每年仅有七八十万辆车上线。”孟建华说,该站每年的检测量3万余台,按每辆价格180元计算,该站的收入是500多万,“但我们站上70多名员工,光工资就是300多万,再加上其他的费用支出,每年亏损,更谈不上投资回收。”

  随后,孟建华拿出一份详细记录该站投入成本的资料,资料显示,该站每个月检测3520辆,收入66万元,月支付费用109万,网络传输费9万。孟建华说,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按照380元到400元的价格,每家检测机构的利润率也就是20%左右。

  而在西部车城检测站业务大厅咨询,被告知小型车车检费用为385元。收费窗口处悬挂着价格公示栏显示,机动车安全性能检测收费标准中,9座以下(含9座)客运车的人工检验、侧滑、轴重、灯光、制动几项的价格分别是55元、15元、40元、40元、60元,合计210元。机动车排气污染物检测收费标准中,汽油车与天然气车的人工检测、仪器检测收费分别是65元、110元,合计175元。两项总计385元。

  该站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即使按调整后的价格,该检测站仍处于亏损状态。他说,该站每年仅租地费用就达400余万元,分摊到每个月超过30万元,该站39名员工,每月工资近10万元,再算上设备折旧、水电费、网费等,每月的成本超过60万元。

  该负责人说,以前西安只有七八家检测站,西部车城的老检测站每天检测的车辆达二三百台,“现在站上有两条检测线,除去节假日,每月实际检测只有20天,每天检测的只有70台左右。”按照该站的计算,维持180元的价格,每天需要检180台车,或者按现在的70台车,每台车检测费用450元才能维持经营。以涨到385元计算,每月收入50余万,“还是亏损的”,该负责人说。

  “资金投入不是很大,但关键是要有人!”12月22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一家专门从事检测站建设的单位,该公司负责人X先生向华商报记者介绍了建设汽车检测站的流程和费用。

  他介绍,以建设两条小轿车检测线为例,两条检测线、四条环保线多万元;前期审核、审批,员工培训等需要20万~30万元,再加上需要与环保、质检、公安交警等衔接,需要数额不等的费用,两条车检线需要的土地租金,一年需要20多万元,从建设到投产使用300万元就能办到。

  对于近日西安大部分检测机构以多年持续亏损为由翻倍涨价,X先生称,是否盈利只有这些老板心里清楚,“如果真是多年亏损,怎么没有看到有几家关门呢?”

  他说,以两条检测线的检测站为例,一个月按照20个工作日每天检测50台车为例,一个月检测1000台车,每台车检测费按照180元计算,月收入18万元。这样规模的检测站需要人员20人左右,人员工资6万元/月,土地租金2万元,再减去其他折旧成本等费用按照5万元计算,还有5万元利润。西安每年需要上线家,怎么可能一天只检测50台车呢?

  既然有这么好的利润,为何检测机构还直喊亏损呢?X先生称,据他的了解,有汽车检测机构将资金挪作他用了。

  车主成先生表示,按照省物价局所称的《陕西省定价目录》未录入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收费项目,而将其归属于市场调节。且不说审车旺季,哪一个检测站不是车水马龙。就算是车检机构真的亏损,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车检机构就应该对自己的投资行为和经营负责,“如果真是拿市场说话,就应该和各行各业一样,市场不行了,有些车检机构可以被淘汰嘛,他们的经营亏损为何要百姓来买单呢?这种非市场规律下的行业垄断,车检机构要涨到1000元,车主都没有选择。”

  连日来,华商报连续报道了西安市许多机动车检测站涨价的一事,虽然车检的价格涨了不少,但这依然没有影响车托从中渔利。

  21日上午10时许,华商报记者驾车行驶到位于西部大道的西安安驰机动车检测有限公司门口附近时,一名中年男子上前询问:“是不是来检车的?”当得知要检车时,该男子便介绍通过他检车的好处。

  该男子称,当天检车价格刚涨到380多元,因此他的价格也要涨一些,需要上线元。虽然价格比车主自己检测要贵,但可以避免不少麻烦。比如,通过他就不会出现刹车、尾气不通过的情况。否则一旦不通过,车主就要到指定修理厂维修,并拿着指定修理厂的发票才能进行复检,复检必须第二天进行,这样对车主来说很麻烦。

  华商报记者通过与该车托交流后发现,该车托一再表示他在检测站的关系非常硬,因此华商报记者提出要检测车辆的前大灯有一个不亮,问他这样能不能过。车托考虑了一下后说,交给他肯定能过,而且他愿意先垫付检测费,等车检测通过后再向记者收钱。

  该车托称,他向记者要600元是有原因的,一些有问题的车要检测,他需要给检测站里的人打电话招呼一下,而他所赚取费用中的一部分要用来打点这些人,他自己剩不了多少。最后,记者借口检测站要下班了离开,为了让记者方便找他检车,他还留下联系方式。

  21日下午,华商报记者通过多重关系联系到在西安南郊混迹的车托小贾。为防记者摄影摄像,小贾将记者约到一个洗浴中心,向记者讲述了这个行当的生存之道。

  “我知道你们关心什么问题,但我还要在这个行当混,因此可以说但不能录音、录像。很多人都以为找托啥都能审过,其实不然,因为没有人会去碰校车、客车这条红线。”小贾称,检测站与车托的关系,也是相互利用、相互依附的关系,检测站需要车托拉来生意,车托通过内部关系给车检提供便利,收取费用。他表示,针对不合规的校车、客车,现在不会有车托和检测站做,“淳化交通事故(指今年5月15日咸阳淳化县境内发生的特大交通事故,一辆非法营运大巴车坠崖,造成35死11伤)把多少与之相关的行业、人员都牵连进来了。”

  “检车行当里,每家要回扣价格也不等,基本上在150元至200元不等,给谁也是根据站内管理情况而议。”小贾称,集中检验但又脱审的,每辆车在1500元左右,这部分费用中,有一部分需要给检测站单位领导送;尾气超标或者黄标车的,每辆车1200元,因牵扯到检测站指定的修理厂去维修,修理厂要开具一个单据,才能顺利通过,修理厂都是检测站老板的或者与之有利益关系的合作人的;第三部分是车辆合格不想排队等候的,400到600元每辆,这部分就是个加塞,通过专用通道10多分钟就搞定。

  针对这部分回扣给谁的问题,小贾介绍,有些直接和检测站老板达成协议,检测一辆车给200元。“内部人员只要看手势,就知道是谁介绍来的,检测完毕结算;有些检测站把回扣直接送给车检员和操控员,送车时通知车主直接走关系控制的线道,检测完毕结算。”

  对此,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国家对车辆要求审验的目的,就是给汽车定期的体检,目的就是为了排除车辆故障,既保障司乘安全,同时也是保障他人安全。若通过其他方式让故障车通过审验,是对司机和他人的不负责任。

  西安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机动车尾气排放是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雾霾天的尾气超标排放更是环保部门检测的重点。一旦发现尾气排放超标车辆,环保部门将根据《西安市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相关规定,对超标排放的车辆进行处罚。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报道组采写